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

HANGZHOU GAOSHI CAMERA MUSEUM

中国首家照相机博物馆,国内最早民办博物馆


博物馆相机展览
1949年德国康太克斯S加300定焦头
1957年德国罗莱福莱120双反加长头
1957年德国罗莱福莱120双反加长头
1936年德国苏佰皮120双反横式走片相机
德国1938年康太克斯相机和金属闪光伞灯
德国罗敦斯德.普拉蒂克弯头相机1970F=1
孤品1810年清嘉庆年錢塘黄履发明的錢塘镜匣
1850年前英国罗斯Ross风琴式湿版相机.镀金头.楠木底座.无光圈级
1880年德国阿克法Agfa摄影镁光灯三件套
孤品1880德国开司尔发条式转盘干版相机KASSL
国内孤品1955德国莱卡M3十二件套机
孤品仅产1台最原始的120单反1967年上海坦直产海鸥样机机
孤品1959年杭州光仪厂仅产3台的西湖样机
国内孤品.5位数同号捷克奥匹马相机1950
仅产1台1965年广州牌大园盘样机(源于杭州光仪厂)
仅产1台的1959年国产样机-手枪式样机
仅产10台的笫一台样机中国黄岩1981年试产“春雷”
仅产10台中国无锡1974年红旗光仪厂,DC—741“飞舟”样机
美国1898年柯达红皮腔相机
清-暗房用七龙珐琅天平(源于杭州二我軒照相馆)
古董相机鉴定


错版照相机和照相机试制品样机是等同的收藏精品, 原因是珍稀的绝版, 数量是亇位数, 集邮大家能拥有错版邮票而自傲: 如祖国山河一片红, 兰军邮 等邮票收藏转让价高达几万、几十万元。但它们的数量因为是印刷品,往往错版也有几百上千枚,比之错版照相机,那相机存世量是个位数, 邮票与照相机当时的价格也是天壤之别, 邮票0.08元, 照相机430.00元, 相差5375倍, 照相机错版就更弥足珍贵了。


邮票一般制作工序:设计画稿-制版-校对-印刷-校对包装-出厂, 六道工序, 接触人不多。


照相机一般制造工序:设计总图,687亇零配件图,所用材料图,装配图等等,往往是多人参加设计,反复校对。加工时又要多人先开模子,又得反复校对。金加工又得多人加工并反复校对。零件全部加工好才能分装各组件,比如上弦卷片快门组件、机壳组件等组件装配好才能总装配,总装完成后察看外观、试机后才能进包装。包装间先是察看外观,试机,再由检定人察看外观、试机后发合格证,运到商家开箱时又得察看外观、试机。顾客买照相机时买卖双方又得更为仔细察看外观、逐一试机。


海鸥DF-2照相机错版, (95新)该机1977年试制,1979年投放市场, 黒体, 沒有测光;后来又试制的海鸥DF-2, 有测光。海鸥DF-1单反相机1982年曾荣获全国照相机质量评比一等奖,海鸥DF-1型相机全部有钢印铭牌和型号。而这台错版相机却在镜头上方漏印了:铭牌“海鸥” 或Seagull; 型号:DF-1、2,(钢印凹字, 白漆)。额头上少牌名字,那时是文革期间,计划经济下,全国照相机广州酒店公寓生产的第一大厂, 一等奖的名牌照相机厂家生产,不可能犯如此低级错误, 所以只能请教来高氏照相机博物馆的上海照相机厂退休员工, 老先生仔细察看了错版相机, 並用放大镜检察各部件及机身上每一颗固定罗絲, 说:有四种可能,1.2.3三种可能最大。


1.       海鸥DF-2黒体试制品的样机, 整亇机壳沒有文字,沒有铭牌SEAGULL凹字钢印, 或烤白漆字, 上海201、海鸥202试制品样机也出现类似状况—沒有牌名。


2.       该机是赠送重要客人或报喜用专用相机,不在生产计划单内, 因标牌数量控制最严。根据这台相机的品相、压片板痕有95新,它不使用,赠礼品相机就极有可能。这是故意错版。


3.       该机是装配时误装、检测时失误、装箱时失误、开箱时又失误、销售时再失误,(当年买一台海鸥DF-1照相机需一个职工全年的总收入, 沒有牌名的照相机是沒人要的。) 但不能排除马大哈碰到马大哈的亊, 它的机率高达1/10000才有可能出现多次不同部门犯同一失误的状况。这是无意错版。


4.       “职工私自装配的照相机”—这绝对不可能!!!零部件加工、装配时数量控制十分严格,每天每班有交接单、台账,当时如偷一台DF照相机是要游街批斗、甚至劳教劳改的。


5.       海鸥DF-2黒体机,铭牌和型号的字不是钢印凹字, 而改成烤白漆字, 型号字处在持机处,多次使用后型号字会部分磨损, 所以旧的DF-2出现无型号字不稀罕了, 但留有磨损痕迹。而铭牌字位置处在照相机正中上额处,不昜磨损, 刻意打磨后会留下痕迹, 底漆和面漆色度有变化,也会留下明显痕迹。


古董相机收藏与鉴赏下册—古董相机111讲原始稿,转载不能更改並署名作者:


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高继生. 高峻岭


代表作品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博物馆,All rights reserved.